湖州兆业电子有限公司
网站首页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手机站
产品目录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572-6131091
邮箱:service@cisie-expo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全球油气资源储量仍很丰富

编辑:湖州兆业电子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全球油气资源储量仍很丰富

杨光:最近几年,美国对全球石油地质储量的评估有什么变化?

吴康:美国地质调查局(USGS)对石油资源量有很全面的分析,但它调查的是资源量,资源量和探明储量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,要将资源量变成探明储量,就需要投资。目前全球油气资源确实很丰富,但要将这些资源转变为产能,则还需要一个过程,这个过程少则3~5年,多则30~50年。

曾兴球:USGS最新的报告称全球资源量大概在3万亿~5万亿桶之间,这就相差2万亿桶。资源除了和投资有关外,还和技术发展有关系,技术越发达,资源就越多,所以美国经常流行一句话,资源是用不完的,只是现在没有技术可以开采。

杨光:目前全球油气资源的确很丰富,目前关键的问题是怎么探明和生产。但USGS在上世纪90年代就估计全球油气资源量约有3万亿桶。

曾兴球:以前有种说法是这3万亿桶储量,美国工业化已经用掉了1万亿桶,第二个1万亿桶目前已经用掉了60%,第三个1万亿桶正在开发。消耗掉第一个1万亿桶用了100年时间,第二个1万亿桶可能只需要50年左右,第三个1万亿桶也许只有22年就用完了。但实际上,由于技术的发展,目前又有新的资源发现,这3万亿桶储量目前还用不完。

进入产油国的上游形势复杂

徐小杰:巴西石油产量的顶峰是否为300万桶/天,大概在什么时候达到这一顶峰?

吴康:预计在2015年到2020年间,巴西产量达到300万桶/天的顶峰。2015年拉美地区的石油产量还是正增长,而且增加幅度也比较大,但到了2020年将变为负增长。拖后腿的不是巴西,而是哥伦比亚、玻利维亚和阿根廷等国。巴西的增长势头还是很好的。

此外,大家比较关注非洲,但欧佩克以外的非洲国家总体潜力有限。俄罗斯的产量在2015~2020年间都不会有大的变化,普京的意图很明显,即维持产量不变,这是大的方向。委内瑞拉的政策偏左,许多石油公司因为各种原因从委内瑞拉撤离,如果仅依靠自身投资,会有效率和投资不足的问题,如果投资不足,增产的机会就比较小。但如果委内瑞拉对其他国家开放,那么增产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。

徐小杰:巴西价值很大。桑托斯和坎帕斯盆地的勘探重点都向盐下资源进军。吴康博士提到在未来十年的石油需求增长中,90%要靠欧佩克来提供,非欧佩克国家只能提供很小一部分,对比非常鲜明,依据是什么?

吴康:这个数据可能显得有点极端,即使有所改变,绝大部分还是得靠欧佩克来提供。另外,上述分析只是总体分析,不能直接作为是否去某个国家投资的依据。

而且目前进入资源国的上游形势非常复杂,以伊朗为例,其谈判条件变化多端,让人难以揣摩,实际上伊朗石油部长也没有决定对外合作谈判的权力。5月,伊朗总统内贾德在解除石油部长马苏德·米尔-卡齐米职务的时候,亲自履行石油部长的职责。而且伊朗国内还有不少民族主义者,他们认为出口能源(尤其是天然气)即为卖国。

产量增长趋势

主要受地缘因素限制

陈卫东:刚才吴康博士讲的只是产能的问题,我感觉如果把致密油、页岩油和页岩气等非常规资源考虑在内,全球的资源储量还是非常丰富的。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由于制度和地缘政治等方面的限制,使这些资源得不到充分开发。

吴康:我同意您的看法,美国剑桥能源研究会主席丹尼尔·耶金也认为这不是地质限制,而是一个地缘政治的限制。

陈卫东:此外,我觉得欧佩克的产能也存在很多不确定性。伊拉克和伊朗受政治因素限制,产量不大可能快速提升,倒是非欧佩克国家的产量很有潜力,尤其是俄罗斯。俄罗斯目前的石油生产绝大部分在欧洲地区,但其资源最丰富的是在亚洲地区,即东西伯利亚,但该地区的勘探程度仍然很低。

俄罗斯对外国公司进入本国上游领域的条件非常苛刻,因为俄罗斯并不希望仅靠出售资源来获取利益。油价越高对俄罗斯越有利,俄罗斯有丰富的油气储量,并不急于开发。

吴康:对,在非欧佩克国家中,俄罗斯是第一个能够自我限产的石油生产大国,欧佩克可以控制自己的产量,俄罗斯同样能够做到。

陈卫东:同时,中东地区本身的油气消费也非常值得关注,因为该地区年轻人很多,据报道沙特14岁以下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约为70%,该地区未来的油气消费很可能大大增加。由此还将引发出许多社会问题,例如就业和消费,甚至还可能带来资源民族主义(Resources Nationalism)。

资源民族主义在南美是很盛行的。现在国际油气上游勘探中,服务合同和回购合同非常流行,例如在伊拉克和伊朗。这些合同把资源增值的部分都留给资源国,外国石油公司没有多少分成,这有点类似BOT(Build-Operate-Transfer,建设—运用—移交)模式。

保障中国石油安全

需处理好战略性平衡

陈卫东:如果把美国比喻成能源消费的“肥仔”,那目前看来美国能源“瘦身”的可能性很大。但中国对能源的需求是刚性的,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。中国仍处在工业化阶段,必然要消耗掉大量的钢铁、水泥等能源资源。

此外,中国的经济很大程度上由出口拉动,向世界其他国家出口大量的产品。这就造成产品消费在国外,能源消耗在中国。据统计,大概20%~40%的能源是以这种形式向外输出了。

徐小杰:中国能源消费需求是刚性的,国内石油产量又渐近顶峰,这就决定了中国未来将更加依赖国际能源市场。未来全球石油供应可能更加依赖于欧佩克,中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不会减弱,即中东欧佩克国家作为中国海外石油进口主渠道的地位不能忽视。

中国能否确保石油供应安全涉及到一系列外交问题,还有贸易问题,这点是丝毫不能大意的。投资问题也很重要。现在中国把很多精力放在投资和多元化上,但关键是要处理好战略性平衡,即处理好进口多元化和主渠道的关系,处理好对外直接投资和石油贸易的关系。在这点上,日本和韩国的例子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。

上一条:太阳能或成全球能源主导 下一条:“风电三峡”频频遭遇脱网 产业僵局待解